中国女排:可以很柔软,也可以很坚定

有人说,女排精神是符号和信仰的象征。他可以传承下去,也可以鼓舞中国的几代人。她可以很柔软,也可以很坚定。

女排们一次次的站起,一次次的跳跃,一次次扣杀,正是女排精神最好的写照。

从何时开始,中国女排开始在中国独具意义。

她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体育项目,也不再是一支球队,在这四个字的背后,是一种永不言弃、顽强拼搏、团结协作精神的象征。她反映着不同时代中国社会的演变,成为了一种镌刻在中国历史上的图腾。

而在陈可辛的镜头下,这个故事通过电影的形式娓娓道来。他向人们解释了,为什么中国女排占据了人们心中,那么重要的位置。

9月25日,中国女排正式上映。

只要看过这部电影,或是有了解过相关资讯的人,都会知道,这部电影有多难拍。

就像郎平曾在2019年,在《夺冠》的开机仪式上说的一句话:“中国女排是集体项目,历史上打动人心的好故事太多了。特别难的,譬如该选择那些事件进行选择”。

一起制作这部电影的,除了陈可辛本人以外,还有《夺冠》的编剧,张翼。事实上,自《中国合伙人》之后,张翼就已经成为了陈可辛了解内地的“锦囊妙计”。

对于《中国女排》这部电影,张翼也做到了尽心尽力。他去采访了很多写过书的一些,跟中国女排一起待过的老记者们进行交流。即使大部分记者,都会劝他还不如写写郎平的故事,因为中国女排这个故事实在是太大了,不太好讲。

但张翼和陈可辛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。就陈可辛本人所讲:“我拍电影的难度,肯定是没有中国女排们拿下世界冠军大的”。

最终,《中国女排》还是定下来了,并开始着手准备。

故事的主人公,是中国的三代女排教练:袁伟民、陈忠和和郎平。袁伟民是中国女排五连冠的功勋教练,其究极一生都在为了中国的体育世界鞠躬尽瘁作出贡献;而郎平,则是从五连冠时期,就已经成为了团队种的核心;而赵忠和,则是在女排们最低谷的时候,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,引领他们,带领他们崛起的那位领路人。

但故事的主线大概敲定了,该让谁来选呢?这个问题,也把陈可辛难到了。

到最后,陈可辛也只能自己用A/B这样的测试,来亲自看看效果。他分别找到了一些没有运动经历的演员和真正的运动员来到场地,发现无论是身材,还是肌肉类型,甚至是动作的熟练度,都与真正的运动员相去甚远。

到最后,陈可辛直接宣布,选择有排球运动员经历的人。至此,轰轰烈烈的选举活动,开始在各大高校的排球队伍之间进行。

演绎12为老女排的演员中,有3位,是专业的运动员。她们分别是饰演孙晋芳的陈展、演绎周晓兰的罗慧、扮演周鹿敏的林敏。在这三位专业运动员中,有一位是真正的来自前国家队的队员——陈展。甚至就连影片中的青年郎平(郎平的女儿),也是曾经在斯坦福大学打球的。至此,一支女排阵容就集齐了。

就像饰演陈亚琼的李紫薇,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进入《夺冠》的剧组“一个人只能过一种人生,但是拍戏可以让你体会到另外一种生活”,她补充道:“我觉得挺好玩的,想去试试,一共就只有五分钟”。

回忆当时,与李紫薇一起试戏的,还有扮演张洁云的刘晨曦和演绎了毛慧英的毛雯。如他们所说,当时自己和南大的队员们刚刚才吃过午饭,突然就有人进来说自己是《夺冠》剧组选角的,感觉就像是在偏小孩。

在南大的球馆,他们三个得到了一张写有台词的纸条,包括了其中“我们不可能打一辈子球,难道没有人相当中国女排的主教练吗!”这一句。

大家被拉入微信群后,被通知要去北京培训。发现到了北京之后,就不止她们三个了——还有另外一个叫彭昱畅的腼腆男孩。即使自己的排球经验为零,但他依旧不准备使用剧组为他准备的替身。就像彭昱畅所说:“我再试试!”。

一点一点,所有人都在为变得更好而慢慢努力。

但不仅仅是演员,剧组也在为了更好诠释中国女排尽心尽力。就像他们为了真实的还原女排们训练的场景,还一点一点将漳州的木地板敲下来,搬到北京,在让当地的一家农药厂重新评价。

而因为地板有些年头了,如若要重新拼接在一起,肯定会变形,甚至一些衔接的地方还有钉子。

但70、80年代的女排们真的就那样,甚至有时候训练完都会相互给对方拔刺。

在那四十年中,无论是1981年的首冠、亦或是2016年的逆转夺冠,再者是备战着东京奥运会的今天,中国女排收获过成功与荣耀,但也一样经历着挫折和磨难。

但永远不变的,是女排精神历久弥新,一直是改革浪潮中激励人们奋勇前进的重要力量源泉。如郎平所说,“女排精神”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、艰苦奋斗、永不放弃的民族精神的一部分,那种坚韧、顽强、执着,正是“女排精神”的魂。

或许就是电影《夺冠》,可以让更多的普通人,或许能透过屏幕感受到这种穿越时空的魂。

(编辑:音速直播)

我来说说